欢迎访问星帅跑体育
客服热线: -

星帅跑体育

如果你想强壮,跑步吧! 如果你想健美,跑步吧! 如果你想聪明,跑步吧!

我的首百,我们仨 [复制链接]

容儿 | 2017-06-22 14:56 891 0

——2017金华山一百越野赛赛记



“我不是人,是一架纯粹的机器,所以什么也无须感觉,唯有向前奔跑。”

我在脑子里将这几句话有如真言咒语一般,反反复复念叨个不停,正所谓“机械地”一再重复。

……


超级马拉松带给我的种种东西之中,意义最重要的,却不在肉体上,而是在精神上。它带给我的,是某种精神上的虚脱之感。等我觉察到时,一种似乎称为“跑者蓝调”的东西,仿佛薄膜一般将我缠裹起来。就感触来说它并不是蓝色的,近乎白浊色。跑完了超级马拉松,我无法再像从前那样,对跑步持有自然的热情了。肉体的疲劳难以消除也是原因之一,不过绝非仅此。“我想跑步”这一意欲,在我心中不再像从前那般可以明确地找到了。我不知道是为什么。然而这是难以否定的事实。在我的心中发生了什么事件。平日慢跑的次数和距离都显著减少了。

——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

村上春树


我身后是福建M050号林剑伟


2017金华山之巅·百公里越野赛3月25日上午6点在尖峰山石墙脚鸣枪开赛,这是近年金华举办的赛道里程最长的一次越野赛——精英组赛道长达100公里。去年十月的百公里越野赛因受海马台风影响而改道,缩短里程。


即将鸣枪开跑


金华山雄伟壮观,风光旖旎,景点密布,而且有深厚的人文底蕴,是历史上著名的“江东名山”“道教第三十六洞天”。双龙洞、黄大仙祖宫、智者寺、霞客古道等景点古迹皆大名鼎鼎。


智者寺

黄大仙祖宫


你能不能放弃一次啊


在一堂训练讲座上,著名运动体能康复专家陈方灿博士说,山地马拉松相当于1.5个跑路马拉松。这是针对运动强度来说的,不是针对路程远近而言。那么,比山地马拉松的强度更高的越野马拉松,会不是路跑马拉松的两倍?因而可以想见,百公里越野赛的强度和风险那是一般路跑的马拉松是无法比拟的。


在赛前的电话交流中,在比赛起点待跑的现场,我曾多次与老傅相约一起跑,好有个照应。老傅宁波西门口人。老傅的认真,他强劲的能力,丰富的经验,对比赛进程运用自如的掌控能力,以及他家人对他的支持,这些无不是我称道和心生羡意的。我在住家附近的通途路上训练时候与他相识,在比赛中相遇相知,在婺源参赛时候,与他有过最为密切的相伴,他那次也是要带我跑个马,结果我冲了几次大下坡,我们跑散了。到了这一次越野赛,遗憾的是,从头至尾,赛道上没有相遇,他到了将快关门时候才完赛,花了将近28小时,他打来电话时,我正躺在宾馆床上补觉了,真是佩服傅老哥。后来了解到,他去金华前就已经感觉膝盖有情况,有不想去的打算。在比赛中,膝盖难以支撑高强度山路奔袭,他必须慢慢地行走,几次想要弃赛,但他对冲终点线和成功的渴望,最终坚持到第二天十点完赛,他微笑着跑回终点,他身后仅有一位选手,傅老哥跑进28小时,后来者用时超出28小时了。28小时是百公里的关门时间。我说傅老哥呀,你能不能放弃一次啊!


老哥傅伟青


与刘雯偶遇,相见早,确立结伴而行早而坚决。估计爬了一个大上坡,他跑错了一截路,这时候起,就有打算要找我一起跑了吧。江苏杨阳的加入,我曾戏言,再来一个女选手,可以组成四人帮了。CP5、CP6的时候,广州女孩沙丁正式进入我们视野,就此开启三人结伴跑步,江苏杨阳在三人组外游离,时而一起,时而分离,其中人数最多的那一会儿夜行,是七人组和六人组。查看最后成绩,没有想到,金华山百公里越野赛有那么多人没有成绩,有人中途弃赛,有人没有去参赛。超马大神,赵紫玉教授也发挥失常,成绩在我们后面了。在起点处,找到赛事总监徐老师,并与他合影留念。徐老师一如既往地给我极大的帮助和支持,心里十分感激!


与赛事总监徐先生在一起


对于我有关赵紫玉教授的赛况误解,徐老师纠正说,赵老师备战下周的大赛呢。2017横越台湾超级马拉松246公里。


赵紫玉教授在补给点


诚如斯言。赵紫玉教授在自己朋友圈里发表完赛信息:“时间定格今日凌晨5:26,我以23小时26分顺利完成金华山百公里越野赛!继去年10月赛事因台风天受挫后,这次赛事可谓完美。补给除了葡萄干、红枣、橙子以及足量可乐等外,从CP4卡点之后每一站点都设有白米粥、榨菜、咸菜、馒头、糯米饼、紫菜汤……由于五天后将奔跑在横越台湾246公里超级马拉松赛道上,所以此次定位:蜗牛跑,不受伤,体验,拉练。能够与更多的跑友在赛道上交流并合影留念,是我最大的收获!”


爬也要爬到终点


到金华的路上,一直在鄞州长跑群里,提米馒头的事。米馒头是食堂里早上买的,包在塑料袋里,在车上的时候,把五只米馒头连袋子一起捂在胸口,这样,米馒头的温度带着自己的体温,途中吃了一个,果然冷热适中,美味极了,酸酸甜甜,也无需下饭菜,单单米馒头就能顺利下咽,方便又熬饥。微友说,要是大嵩米馒头,正宗,味道更好。


到了金华,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,走出车站,我记得格瑞宾馆离西站很近的。我因为一时找不到店牌,问三轮摩托车师傅,他说出车站口向左方向,我信以为真,向左而行。在十字路口,发现格瑞宾馆在身后,正越走越远。我饶了一个圈才回到宾馆。实际上,车站出口处向右,宾馆就是车站的邻居,不足几十米。问道也有道,不要问那些明明会知道的而不愿告诉你正确结果的人,应当多问几个人。


胡海波兄弟早我两个多小时到了,他去听了赛事技术分析会,回房间已经准备睡了。他重新起来整理参赛包。我把剩余的几个米馒头拿出与海波兄一起品尝。


我到了宾馆以后,光是整理东西,花了很长时间,哪个要带上,哪个放换装点,哪个穿身上,件件都要费心琢磨。因为有过教训,穿着短袜,光着腿容易被划伤,下脚柴草丛中有所顾虑。我把长袜子穿上,以防荆棘划腿。北马的背心穿体内,背心外,穿一件长袖速干体恤,苏州马拉松的赛服,下着短裤,这样的搭配,就是长袖衣服可以变动,热了,脱下,冷了,穿上。


第二天早起的时间设定在凌晨四点,我早于四点就起来了。我们去吃过自助早餐,就下楼乘摆渡车去比赛起点。明显地,海波的准备动作要比我快,早早地准备停当,等着我一起走。我对是否带急救小包等物件,总在犹豫不决。他说别带了,用不上的。


起点在影影绰绰灯光中逐渐闹腾起来。有做拉伸运动的,有存包的,有三五成群拍合照的,互相之间交流心得,等待六点发枪起跑。海波与他的同学徐辉站在起跑线前,我站在起点门外给他们拍照,另有选手叫我给他拍照。匆忙间,已经发枪起跑,我转身就跑。


我是跑了大约两公里后,发现手机没有悦跑圈播报公里数的提示声音,掏出手机,打开悦跑圈记录跑步轨迹。这次,自己置身在队伍前列,启动速度较快,如若在队伍中后段,与慢速的选手一起,那是很难突破,很难超越前进的,有一些短程的选手会压制你,与他们同步。


在分流点前,海波与我一起跑。他体能充沛,信心爆棚,他为这次赛事做了很久的准备。


在一个小水库边的赛道上,遇到一位来着福建选手,一问,他和我一样同是参加江南一百的选手,他下月初,还有一场武汉马拉松,他的参赛号M050。他在防火道上,因为腿伤,说要退赛。后来拄着柴木棒,紧追慢赶,居然赶超我们前面去了。他说,他的腿恢复了些,有望完成百公里比赛。


起点处


胡海波兄弟是最早和我商议去金华山越野的朋友。他说他同学徐辉来参赛,一起去报了六十公里的竞赛组,他同学报的是百公里,叫我也去赛一个。我迟疑了很久,没有给他回话究竟是去还是不去,我是在即将结束报名之前,在徐老师的安排下,得到了这一个珍贵百公里越野名额。前前后后,海波兄为金华之行不停地策划着,他为我此次出行给予了很大方便,因为组别关系,我两一直结伴到分道口。如果是处在同一个组别,我相信,那会是全程一起跑的最佳选择。他在完赛之后第一时间给我发来消息。我一直在赛道上跑着,很少看手机,不惦记时间,不看实时赛事资讯,只拍过一二次照片,只在CP4之后,下公路跑进山里时,打开手机,打开“马拉松专辑”播放音乐,所以,海波兄发在微信上的信息,我未及见到,直到完赛后,躺下休息了,才见到他的几条微信留言:


“11小时结束60k。我腿拉伤啦,不然可以9个半小时结束,可以进前三。”


“六十公里竞赛组第一名,7个多小时完成,独孤求败。俞哥,你们加油,搞个名次。一百公里组一直保持第一的刘朝,最后一个点跑错到60k路线,成绩报废,他本有望13小时完赛,比较可惜。”


“晚上回来没车,做好心理准备。我都是打车的。”

胡海波


在朋友圈,他还发了这样一条配以照片的微信:“在赛前,和徐辉、跑马作家老俞合影,6点准时开赛,历时11小时10分完成62k(组委会赠送30元礼包;三公里高度423m的山一座;另跑错路,误绕了两公里多)……过程够虐,累计爬升高度3500米,但传言最虐的大盘尖,虽然爬升1300多米,感觉还好。今天50k之前,体能安排比较合理,发挥不错,一直保持打卡点成绩男女总排名第4~7。高手都去跑100了,史红霞今天爬坡状态不好,搞了十多个小时。本来计划与宁波越野女一号史红霞PK一下,甚至有跑进十小时冲击前三的想法,因为男女第一遥遥领先,其他10来个都是第二集团,最后基本拼的是谁意志力强,有冲动想法就容易犯错,接近50k下坡路,提速拉伤右腿,只能原地压压腿,然后以快步走代替跑,半小时内,所有第二集团都一个个超过去。宁波的史红霞也一样拂尘而过,最后一座山最痛苦,由于拉伤,上山影响不大,下山基本是挪动。此时决定爬也要爬到终点,还好追上36公里挑战组厦门的美女,她主动给我一根登山杖支撑着下山,她也跑不动了,就这样浪费了一个半小时以上,最后跑到终点,排在第15名左右(第18名)。赛事总监看到我一瘸一拐冲过终点,主动过来深情相拥,并合影留念。女子前三颁奖后,和排名第二的宁波越野女咖史红霞合影留念,做完拉伸,打车回酒店,凉水冲澡半小时,腿伤明显好转,难忘的一次越野之旅!”


他把我们要注意的细节,都在微信提醒,给我们以鼓励和希冀。


平时,他在宁波姚江边的江滨公园训练跑,我们多次一起跑,他给我最初和最深的印象,不是他跑动的身影,而是他在小岔路口,静立深蹲,一下、二下,数十下,他的健硕的腿肌,粗壮有力,过目难忘。


赛后的某一个早晨,与胡海波兄弟一起跑完了十余公里路,我问他,我在准备写金华山越野赛记,你有什么故事和感触,需要补充?他想了想,他说,在最后一公里,他得了女选手借与他的一根手杖,一步一步挪下来,腿受伤了,不是她的一根手杖,怕是下不来,用了四十五分钟,他很是感激她的。其他的参赛经历,他不置一词。这就应了那句:施恩勿记,受恩勿忘。那一个早晨,安徽卫视正在播放《记住乡愁》,说到龙虎山村的故事,正也在说这么一句话。


我们一起跑吧


与刘雯相遇纯属偶然。有几个选手超过我,除了一位身形瘦小的女选手(估计是骆燕玲)留给我较深印象,超越过人,一点也不嚷嚷。她马踏飞燕,绝尘而去。其他人都记忆模糊。一个身着橙色衣服、衣服外罩薄明风衣的背影在面前跳动,追着瘦小的女运动员一阵,后来放弃了。给我最初感觉,这是一位女选手,到了有面对面机会的时候,才发觉是男选手。


过了CP2,富竹坑村。这儿一站有蜂蜜、可乐、红枣、香蕉和包子等补给,匆匆补给,赶紧出发,知道前面是大上坡,边吃手中拿的食物,一边不紧不慢地前行,这儿有一大片竹山,山中竹笋才有零星冒出来,志愿者在一些路段指路或给有需求者予以救助。快到一个山岭的时候,有一条直上的路,右侧斜刺里劈出一条小径。刘雯没有注意,估计视野不够宽阔,直接往上爬了。我紧随其后,行一二百米,发觉路越来越窄,茅草丛生,脚迹消失,一看知道是迷路了。后续来者也知道跑错,有找轨迹查路的,有四处寻找脚迹的。我带头往来路退回去。果然在不远处发现那一条右转的小径,路标就在稍远处的树枝和竹子上飘着。爬至山岗,就是原来较为熟悉的下坡。转为下坡的口子,我在去年10月23日的比赛时候,记得是掏出线手套戴上,有男选手叫我走啊,我就让人家先走,当时是雨,现在是阴到多云天,虽然路基湿软,要比去年是强多了。我就给刘雯说,行路,不光看路标,你还可以看脚印,足迹的趋向。不是分岔点,是可以跟随的。如果足迹密集说明过去了的人多,足迹稀拉,说明走过的人少。我们现在的情况,就是大约有二十来人在前面经过了。在岔路口,我们还要辨别足印的走向,以便选择哪一条道路是前行的。你还可以记住一点,在一百公里组、六十公里组和三十六公里组的分道口,一百公里组的趋向总是向左转,需得绕大圈,与其他组在下一个合流点汇集,这是金华山这个赛事线路的一个特点,它像一枚花形树叶,也像一个结瓜的瓜藤,顺时针结出一个一个大瓜果。在藤上一次次交汇合流。


我还说,听越野经验丰富的衢州老黄讲,只要我们不在一个地儿长久地停留,努力快走,是不会被关门的。


他说:“我们一起跑吧,直到终点。”


我觉得为时过早,说:“现在还早呢,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,要是已经到了傍晚,你不说,我也会说咱们一起跑哇,夜里做个伴。”


登顶


事实上,我们从那时起,我们就一直在一起,交谈中,讲他的跑马拉松故事和我的故事。他跑出国门,去日本跑了两场马拉松,他的马拉松最佳成绩是很早就创造的,三小时三十七分钟,后来一直无缘改写。他跑了去年十月金华山六十公里组的比赛。我的情况也择要给他讲述,还给他讲去年此地与衢州老黄一同跑山时候的情景。在山中,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。我们听见前面慈溪女选手叫着“来追呀”,我们嬉笑着说“不追,追着了又不能把你带走”,就这样一箭之地,是没法追的。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


到了CP3,红岩脚补给点,当时有一些选手同在补给,我出站的时候,不叫别人,单是叫上刘雯。又是上坡,直抵大盘尖,金华最高峰,1314米。在山顶拍了照片,刘雯掏出火腿肉片,分给江苏的杨阳和我,继而在防火道上向下直奔。下坡的难度不亚于上坡。一是太陡,二是乱石纷纷,下脚不慎,有可能马失前蹄、人翻马仰。故而,先采取侧身碎步下行,将手杖深插泥土中,扶持而下,下坡过半,地势略为平缓,才迈开大步冲击坡底。刘雯的下坡技术不错,胆子大,一下子冲了下去。有下坡,接着就有上坡,防火道上也不例外。路面虽然宽阔,但要上去也有个讲究。起始,我不注意,踩上去感觉那么累,脚板前面跷着,对足踵的压制力非常大,膝盖屈伸艰难。我一看前面的选手在走“之”字形路,忽左忽右绕着走。再看刘雯,也发觉他也在学着走“之”字形路,我领悟到其中的奥秘,采取走“之”字形路,果然省力不少。其实生活中颇为常见的,载重的拖拉机爬上坡,也是这样的原理,在公路上忽左忽右走着“之”字形路,蜗牛般爬行。


在大盘尖


在山中穿行,遇到路窄下坡,右边有一直立石块,下面有一斜向路外侧的大石块,我快速跑过的时候,右肩与直立的石块一撞,身体失去平衡,左脚跨在石板面上,一滑,劈开腿,差点滑向路外的深坑里。爬起来,赶紧追赶刘雯。有两次不留意,头撞在面前横斜的树枝上,痛得眼冒金星。


过涧溪,能够找到石块跳过去的,尽量不湿鞋。实在不行了,也只得涉水过河。比赛前,金华雨水充沛,山溪春涨,清洌的溪水,寒意犹在。刘雯正犹豫要不要脱鞋子的时候,我见水面下复杂,怪石嶙峋,就毫不犹豫穿着鞋袜,踩入水中。这样过了两次河。等到了水库边,溢洪道正在放水,除此一路,别无他途。刘雯问要不要脱鞋子。我说:“脱鞋吧,水岸两边坐的地方是有的,我们鞋子刚刚跑干,不想再次泡湿。”行至水中央,我把小腿和膝盖,在清洌的水里泡了一会儿,用以镇痛解酸。过了水道,坐下来用纸巾擦干,涂抹一点凡士林,再穿上袜子鞋子。以后跑起来,果然舒爽很多。




在公路上了,见到了阳光,村子就在眼前,此时应该跑一跑。刘雯说跑不动了。我说我有一方块能量棒,你吃了吧。他说,不用,前面就是补给点了,就是我们的换装点。


在CP4换装点,我们吃吃喝喝,加了可乐和水,换好衣服,我去了一趟厕所。这附近的一公里,是全程耗时最多的一公里,花了四十五分钟。


接下来是爬上坡,坡路上端是一条机耕路。接下来一段,是跑起来非常愉快的一段路程,泥路,平缓,腿力尚足。不光这次,乃至上一回雨中比赛,与高海霞一起,也觉得这是最愉快的路段。刘雯接到爱人电话,他报喜说:“现在状态好着呢,在大步走路,到了后半程,基本要走,心里非常愉快,你放心。安全完赛,没有问题。”他说的,我在边上约略听到一些,他还讲到了有关孩子啥的,电话里头的声音无法听见。我在出行之前,我跟爱人说好,不用打电话,要一晚上比赛,等赛完了,我给你打过去吧。我甚至把所有的闹铃设置都关闭,以防有什么打扰,耽误时间,妨碍悦跑圈正常运行。


我在跑动的时候,在找节奏,不时地哼着《红梅花儿开》的旋律,只要一哼起该旋律,就会身心愉悦,脚步轻松。恰如前南斯拉夫游击队员穿梭于密林一样,跳跃闪腾,奔向目的地。


我们到了一个分流点,上山的路十分明显,有误导其他组别的选手跑进六十公里组的道上去。我看到一百公里组的去路,在向左斜下公路外侧的缺口,只是路标展示面受限制,不甚醒目。我们下了公路,才发觉光线昏暗,已到薄暮时分。我叫刘雯把我的头灯拿出来,戴上。他在补给点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头灯准备停当,只待戴到头上。过不多时,我叫刘雯,把我手机充电线与头灯联结上,手机充电,我就可以开启“马拉松专辑”音乐播放模式。在寂静的夜里,一边听万籁之声,也一边听听充满运动活力的音乐。放松自己,忘掉疲劳。


刘雯


我领先带路的时候,感觉心里颇为踏实,速度自由,不用担心刘雯追赶的能力。他领先的时候,他总会等我,距离拉最长也不过十来米。他的上坡能力很好,我是赶不上,我是怕耽误他而心生内疚。想不到,他说:“谢谢老哥,没有你的陪伴,我怕是要退赛了。”我说:“帮助你,就是在帮我自己。这是小分队的力量。”


他在赛后微信里写道:“我的第一个百公里超级越野赛,爬升6000KM多,90%山路野路,翻山越岭淌水,很虐很辛苦,终于安全健康完赛,身体很好,无伤痛,谢谢大家关心鼓励。从CP1开始一直结伴到终点的老哥,非常感谢他一路陪伴,这是此行最大收获。”


我们仨


下了山坡,那儿有几户亮着灯的人家,边上有十来人在烧竹筒米饭。我们初以为是补给点。刘雯正嚷着腹中饥饿了。然而,他们是搞野炊的驴友,不是越野赛的志愿者。接着有一段下坡公路,路况不错的泥路,我们缓缓地跑动的时候,后面赶上来的选手十分迅猛。由男选手领着女选手(F011),在一路狂奔。刘雯不知怎么地来了劲,一个劲地紧跟。我冲那女选手说,你跟不上,慢慢跑,没事的,不用怕,后面有我们呢,一起好了。到了姜山村补给点,他们去补给,我和刘雯也随即赶到。刘雯与那女选手聊着。原来,他们同是上海的,一起跑过步的,男选手带着她跑,我刚才不知内情,刘雯追他们一阵,似乎也是情理之中。F011女选手先一步离开补给点,随后F017号牟春花进来补给,她可是孤胆英雄,一个人行山中夜路。接着就是F012号广州女孩沙丁进来,我都没有注意,刘雯说她没吃什么东西,就追刚上路的牟春花去了,她们为成绩拼抢得利害。后来,听她自己解析,她没有胃口,补给不了东西。我们缓慢地出了补给站,我看到不远处的山谷里,有一盏灯在闪烁,从方位给自己的直觉,不像选手,倒像村民行夜路,晃晃悠悠上来,等到我们走近那个岔路口,这盏孤灯的主人也赶到,就是广州女孩沙丁。她跑错路了。刘雯说:“我们慢,现在只想轻松快乐完赛,你不想追前面的女的,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走。”她默认了。


M017号

F011号


在越野赛中与谁结缘,总是冥冥之中有某种因素起着作用。


你要是没有遇见,你要是在白天,你要是有很多选手在后续赛道中,你要是没有答应人家与自己一起跑,你要是很强悍,我就不会忧心她会落下,我就不会为她断后压阵,我就不会给她手杖,我就心里不会挂念着她。事实不是假设的那样,而是恰恰相反。更为甚者,她跑错了路,觉得这对她的心理打击会是很大的。万一她气馁了,她以后怎么跑下去?


我想,这不光是我,换谁都会有这样一份怜爱之心。


我在一个上坡,四处寻找枯树枝,捡来,折成拄杖。我想自己拄着枯枝,腾出一根手杖给她用,她已经爬坡很慢了,跟不上前面人的节奏,除了刘雯在耐心等待,其他的选手,远去了。她没有要手杖,要去了树枝,她拄着树枝爬坡。等上到平路,她弃树枝而去。她不需要了。她是一位沉静,不太说话的女孩,面容冷冷的,有点像歌星潘美辰。她的腿脚是粗壮有力的,但一个一百公里越野,没有手杖支撑,那是对腿部的要求非常高的。没有足够的实力,是很难跑下去。我说:“你手中捏着那一杆树枝也很好啊,带着,可以找到平衡点,跑着不碍事的。下一次上坡时,可以继续使用。”她才不理会我的建议。她就这么一个颇为傲气的姑娘。


再一次上坡,我在前面领跑。时而回头看看,看有没有人落下。正跑得好好的,我驻足不前,让过牟春花和杨阳,让过其他选手。我就等她上来。她说:“你们走吧,我不想拖你们后腿,我上坡很慢的。”我一直鼓励她跟上。她还是慢,有点晃晃悠悠,我跟在后面,真的有点于心不忍,我叫停了刘雯,我说:“我们俩一人一根手杖,我把一副手杖给女孩。”刘雯很棒啊,他二话不说,将他的手杖给我一根,我把自己的一副手杖给了她。等转为下坡,她就将手杖还给我。


我们一起跑,再没有分散过,有机会去凑别人的小分队,也没有人离开,一同加速一同慢行,跑在一起,走在一块。我试了一下我们仨的紧密度,默默地跑在七人组的前列,刘雯和广州女孩也会合时地跟进。


离开赤松黄大仙补给站,大多数在快步走,我依旧走在队伍后面。有两个临时加进的选手,后来,他们腿脚下不了坡,就主动放弃,不再一起前进。


离开最后一个补给站山下曹,进入上坡路,这是最后一座山峰——尖峰山。她与牟春花先行走在一起。她晃了晃,仰面倒栽下来,牟春花赶紧去扶起来。她们虽是竞争对手,但在艰难的比赛末段,已经无关成绩和名次。她是太累了。我给她找树枝,没发现合适的。除了我们的忠实兄弟刘雯,其他人已经在山中渐行渐远,再也见不到他们的灯光。我拿了一根自己的手杖给她,说:“你拿着用吧,这坡极陡,不借助手杖,真的很难。”她是把感激放在心里的那种孩子。拿着手杖在前面爬,我在后面跟进。有时候要驻足喘息一会儿。到山顶,她还我手杖,她下步道很轻松,但对于我可就难了。她一样没有远离我而去,而是等我下步道。刘雯也是为了我们后面两个人,等了很多时间。


我说,姑娘,叫刘雯等我下来,我头灯快没电了,需得照着换一副电池。等三人集聚一起,他们的头灯还很亮。刘雯说,一起用他们的头灯的光照下去吧,终点已经不远了。


太晚了。终点处,颇为冷清,没有想象中观众的掌声和欢呼,三五个志愿者在分拣完赛包、奖牌和兑换计时设备的押金,刚才到的几位选手为终点增添了几分人气。我们仨携手冲过终点门,举起手,让摄影师为我们拍了一张合影。有位男选手对沙丁说:“我以为你在下坡会赶上我们,后面怎么不冲下来?”另一个选手说:“下坡很难的,是否跑不动了?”前面的男选手说:“你没有看见她跑,我是见识过的,她上坡慢悠悠,我超过她,她下坡很猛的,马上超过我,我几次看到她飞速下坡。”确实如他说言,她不缺实力和经验,她已经有四次跑百公里越野的经历了,实力自是不可小觑。只是当时我对她知之甚少罢了。


我们仨携手冲线


她动笔写到我和刘雯时,问我,该怎么称呼?我说:“叫我俞哥、永哥、富哥、永富哥和老哥的都有,刘雯叫我老哥,你叫我老哥或幺叔,都成。你叫刘雯,叫一声刘哥吧。”真逗,三人小组,俨然成了一家人。


她在爱燃烧里写了这样一个赛记:


1.赛前。

其实也没什么好写了。去年12月UTSZ之后基本没怎么上山,工作上不停接项目忙成狗,业余时间报了个课程班,每天下班后开始写代码,睡眠严重不足,周末都在绞尽脑汁写作业。春节后硬着头皮跑了个从化50,就算是拉练。

赛前一天忙到凌晨1点多才睡,第二天6点多起来改文案,那时觉得自己心跳加快,心想这下完了,估计完赛都成问题了。

幸好有六个小时多的火车,在车上睡了一觉,感觉好多了。再匆忙扫了眼海拔图,研究了一下去酒店的路线,幸好,从车站到酒店直接走路5分钟就到。

2.赛中。

前面很顺利略过不说,cp5之后胃有点不舒服,类似上年杭百,由于已有经验,所以就是采取不吃东西只喝水的策略。但精神状态不是太好,腿也有点酸,后半段路标也不很清晰,手表也快没电,心里有点着急。

幸好,有一次跑错路回头时撞上了宁波的积硅步和上海的刘哥,他们说,现在只想轻松快乐完赛,可以跟着他们一起走。

我心想,轻松完赛是不可能了,但快乐还是可以滴!就是我上坡慢得要死,怕拖累他人。

不过,真没料到两位这么照顾我,一路拉着我走,完全没有嫌弃我的龟速。尤其是积硅步(俞永富)同学,有一次特地折了根树枝给我当手杖,并且在最后3公里那个爬坡时借了他一根手杖给我,真的是非常温暖啊。

而且走到最后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,包括之前一路上坡超我,我下坡追上他的两位,队伍庞大,大家一路互相照应吐槽组委会,非常有意思。

我原计划是20小时完赛,但没料到居然最后跑了21小时多,最后cp7至终点大部分快走为主,并且非常非常的困,好几次在路上走着走着都睡着,差点撞树。这就是三个月来严重缺练+缺觉+没有做任何攻略带来的恶果啊,这种情况下能够顺利完赛,也算可以了。

不过最后还是有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小插曲,到了终点只有寥寥几个志愿者,然后她挑了半天,挑了一块57km的奖牌给我;然后我稀里糊涂的还接了——算了,反正我从来也不想要奖牌,现在积分也无所谓啦。

好吧,就这样,这次比赛后,暂时不跑长距离越野了。朋友们有缘再会!

F012号沙丁


我一个半百小老头,跟着这帮年轻人跑步,感觉也变年轻了。一次比赛,一座城,一条道,识一二好友。有友如此,夫复何求?愉快结束金华之旅,在金华西站休息间隙,离座慢跑,出一身汗,抽丝剥茧般脱了衣服,倒是给感冒了。

跑步轨迹(缺少最初一二公里)

成绩证书


小启:一个文科生的两年追求,一个从破四进而破330的蜕变,一个对体育课畏惧无比到百公里越野的强者,一个不足两年时间跑完村上春树33年所跑过马拉松的总场数,一个超越村上春树马拉松PB八秒的浙江籍作家,他把跑步心得和经历点点滴滴记录在《村上之上八秒》一书中。这就是中国版的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。目前,书稿业已完成,期待出版机构和出版人能够给予常规出版,非诚勿扰!联系微信号371799849 俞先生

网友评论

正在加载评论数据...
      评论请先登录,或注册
      相关推荐